https://www.58xi.com

y huo d s(ε【苏荞】 撩死人不偿命的宠文小说 身体后仰有些承受不住他的吻

y huo d s(ε【苏荞】 ztxiaoluxiaoguan519 七枫掌读 gsss31 廉滑 关山书社


我和陆承乾的婚姻像泡沫,开始很顺利,结果却很惨淡,我以为,即便如此,我的爱情也是圆满的。然而,一场算计让一切面目全非,我痛的撕心裂肺。我问陆承乾,“十七年,你把我当什么了?”我再也不相信爱情,蔺寒深却出现。他像救世主出现在我的生命里,一点点占据我的心。我以为老天爷是厚待我的,一个美丽女人从天而降,她说:“宁然,你知道我为什么现在才出现吗?”她凑近我,温言细语,“我就想看看你能蠢到什么地步。”

酒卿悠玥 状态:已完结 类型:现代言情 立即

《燃烬婚姻爱过你》 小说介绍

主角是蔺寒深,宁然的小说叫《燃烬婚姻爱过你》,是作者酒卿悠玥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我和陆承乾的婚姻像泡沫,开始很顺利,结果却很惨淡,我以为,即便如此,我的爱情也是圆满的。然而,一场算计让一切面目全非,我痛的撕心裂肺。我问陆承乾,“十七年,你把我当什么了?”我再也不相信爱情,蔺寒深却出现。他像救世主出现在我的生命里,一点点占据我的心。我以为老天爷是厚待我的,一个美丽女人从天而降,她说:“宁然,你知道我为什么现在才出现吗?”她凑近我,温言细语,“我就想看看你能蠢到什么地步。”

《燃烬婚姻爱过你》 第20章 蔺总喝醉了 免费试读

他站在我面前,身材挺拔,我眼前的光一下暗了许多。

我想说点什么来打破这异样的安静,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。

忽的,下巴被抬起,我被迫迎上蔺寒深犀利的眼睛,他眼里没有寒气,依旧深黑一片,像漩涡一样要把人吸进去。

我不知怎么的,就不慌了,唯独心跳的厉害。

“你怕我?”突兀的一声,我回神,看见他微缩的瞳孔,里面是危险的暗光。

我张嘴,下意识想说不怕,却在看见他眼里的犀利时止住。

我抿了抿唇,说:“我……唔!”

我瞪大眼,蔺寒深的脸近在咫尺,唇上传来掠夺般的触感让我意识回拢。

他在吻我。

蔺寒深的吻充满了霸道,占有,带着疼痛。

嘴里传来腥咸的味道,舌头更是麻疼,蔺寒深不放过我。

我下意识撑着床头柜,身体后仰,有些承受不住他的吻。

就在我肺里的空气告罄时,蔺寒深松开我,走进浴室。

他利落的收手让我有些回转不过来,就像昨晚,我还在喘气他就已经离开。

我抚着胸口,心惊肉跳。

邹文一直在楼下等着,手上拿着手机在接电话。

我走过去,离他五步远,他听见声音转头看我,很快挂断电话走过来,“宁小姐。”

我把心里的问题问出来,“蔺先生出差几天?大概什么时候回来?”

邹文想了想说:“计划三天,如果有变动可能五天。”

“好。”

蔺寒深出差,我去临深报道,上班,生活开始步入正轨。

在走之前,邹文给了我一张卡,说需要什么就用这张卡。

我没推辞,也没客气,直接收了。

生活很现实,从小到大我就知道钱的重要,我不会为了那可怜的自尊心而枉顾小祁的病。

部门经理分了一个人带我,也是物流专员,但做了一年多,算不得老,也算不得新,刚好卡在中间。

只是新人进公司总是会有排斥,那种无形的把你挤出去的感觉很强烈,即使这个岗位很需要人,也不例外。

刘敏是负责带我的,但很多时候都不理我,板着一张脸。

我经常跟着她,看她做什么我就做什么,她会教我最基本的,有些甚至连最基本的都不愿意教我。

还好我记性好,也喜欢手记,每天忙到很晚,却很充实。

不知不觉过了一个星期,我对工作逐渐熟悉,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这一松气,我想起一件事。

蔺寒深没回来。

我有些惊讶,这已经超过五天,难道去处理的事很严重?

心里虽有疑惑,但我也没多想,拿过衣服去洗漱便坐到床上拿过笔记本开始记东西。

随着对岗位的熟悉,我才发现事情很多,我要学习的也很多,不能松懈。

手机铃声响起,我从工作中抽回思绪,拿过手机,是邹文的电话。

我直觉蔺寒深回来了。

“邹秘书。”

“宁小姐,你现在来一趟白宫。”

我有些愣,但很快反应过来,“好,我需要带什么吗?”

“不用,你直接过来就好。”

末了,还是添了句,“蔺总喝醉了。”

蔺寒深喝醉?

我有些不相信,蔺寒深给我的感觉太强大,强大到有种遇神杀神,遇佛杀佛的不可思议的感觉。

所以,喝醉这样的字眼不应该属于他。

我给张叔打了个电话便快速收拾下楼,车子已经等在外面。

“张叔,去白宫。”

白宫是容市有名的娱乐会所,存在很久了,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就听过,那时我看见白宫这两个字,以及外面城堡般的建筑风格,我就觉得很漂亮,气势,磅礴,雅致,也就觉得那里是神一样高不可攀的地方。

但其实不然,那里是有钱人的地方,只要有钱,就可以享受到你平时享受不到的快乐。

当然,这也是商人常去的地方,承乾以前就去过。

我从不乱想,我对他一直都很放心。

车子很快停在白宫,我下车,直接走向电梯。

邹文说他们在五楼5088。

电梯很快打开,我看一眼时间,九点五十。

叮,电梯门开,我抬头,一下僵住。

ztxiaoluxiaoguan519 gsss31 廉滑 关山书社 y huo d s(ε【苏荞】 七枫掌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