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s://www.58xi.com

梦倩文学-梦倩文学梦倩文学【舒窈】 高甜撒糖的小甜文|我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

梦倩文学-梦倩文学梦倩文学【舒窈】 暴鲤鱼看书baoliyuks Y 大葱鸭看书 dacongyaks.cn/EU 看书趣味网 yqylw123胃炎胶囊


我和陆承乾的婚姻像泡沫,开始很顺利,结果却很惨淡,我以为,即便如此,我的爱情也是圆满的。然而,一场算计让一切面目全非,我痛的撕心裂肺。我问陆承乾,“十七年,你把我当什么了?”我再也不相信爱情,蔺寒深却出现。他像救世主出现在我的生命里,一点点占据我的心。我以为老天爷是厚待我的,一个美丽女人从天而降,她说:“宁然,你知道我为什么现在才出现吗?”她凑近我,温言细语,“我就想看看你能蠢到什么地步。”

酒卿悠玥 状态:已完结 类型:现代言情 立即

《燃烬婚姻爱过你》 小说介绍

主角是蔺寒深,宁然的小说叫《燃烬婚姻爱过你》,是作者酒卿悠玥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我和陆承乾的婚姻像泡沫,开始很顺利,结果却很惨淡,我以为,即便如此,我的爱情也是圆满的。然而,一场算计让一切面目全非,我痛的撕心裂肺。我问陆承乾,“十七年,你把我当什么了?”我再也不相信爱情,蔺寒深却出现。他像救世主出现在我的生命里,一点点占据我的心。我以为老天爷是厚待我的,一个美丽女人从天而降,她说:“宁然,你知道我为什么现在才出现吗?”她凑近我,温言细语,“我就想看看你能蠢到什么地步。”

《燃烬婚姻爱过你》 第19章 一切似乎在变好 免费试读

在我住进半山别墅的第二天,我接到了临深公司的电话,让我去面试。

这几天忙乱,我几乎已经忘了我投简历的事,但临深打来电话我还是很开心。

我很早起来做好早餐,蔺寒深吃了去公司,我就开始收拾。

蔺寒深走了没多久,司机就来了,我知道邹文配司机的原因,半山别墅在郊外,远离城市,风景秀丽,但也交通不便,所以,在这一片的别墅都是自家配司机。

我收拾好让司机送我去临深。

不过是一天一夜,当车子停在临深外,我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“宁小姐,我在这等你。”司机是个中年大叔,高大壮实,他让我叫他张叔。

“好。”我下车走进临深。

面试的人不多,但也不少,一个个拿着简历紧张的等在外面,我也是。

我在陆家十几年,公公婆婆虽然不怎么待见我,但他们很要面子,所以我上的学校都是好的,当然我也很争气,高中大学我都考的很好。

只是上完大学婆婆就没让我上了,她说女人读到大学也够了,我要把心思放在陆家和承乾身上。

我不觉得遗憾,相反我感谢婆婆,感谢陆家,能让我有机会念完大学。

面试结果很顺利,顺利的出乎我的意料,我以为我怎么也得在家等等,没想到人事直接让我第二天去上班。

我刚开始很惊讶,但很快想到我应聘的岗位,我也就释然了。

临深是上市公司,做的是汽车零配件,及工厂和后勤于一体,听说五年前临深还是一个小小的加工厂,后面被一个从海外回来的大老板收购,重新整顿,临深才日益强大。

到现在,临深已经市值千亿。

我应聘的岗位是海外物流专员,这个职位不是很多人想去做,因为杂事多,一点点小问题就能扯出许多麻烦,很吃力不讨好。

走出临深,我心里轻松许多,一切似乎在往好的方向走。

只是我不知道,一切才刚刚开始。

家里不用买菜,生活用品也有,我没什么要买的,也没什么要逛的,便直接回别墅。

刚坐进车里,邹文的电话就打来,我心里一紧,接了,“邹秘书。”

“宁小姐,蔺总今天下午要出差,你收拾一下行李。”

“好的。”蔺寒深出差我心里是松了一口气的,但我想起什么,问道,“他会回来吗?”

“会。”

“好,大概几点?”

“三点左右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挂断电话,我让张叔开快点,现在时间刚好十二点,这里离半山别墅有点距离。

车子很快停在别墅,刚好十二点半,我赶紧上楼去收拾行李,只是蔺寒深的生活习惯我实在陌生,便按照以前给承乾收拾行李的标准来给蔺寒深收拾。

很快我把行李弄好,提到楼下,又去卧室整理下,时间一点多,不到两点,我松了一口气。

没多久,蔺寒深的车子停在大门外。

我走出去,蔺寒深和邹文一前一后的进来,我依然有些紧张,但似乎白天不比黑夜,也或许知道蔺寒深要出差,我没昨晚那么害怕了。

“行李我收拾好了,你要洗漱一下吗?”我走过去,和平时一样弯身给他拿拖鞋,接过他的西装。

头顶沉沉的‘嗯’了声,我感觉到一股寒气,蔺寒深似乎心情很不好。

我不敢多说,点头把西装挂到衣架上。

蔺寒深上楼,邹文跟上,两人似乎有事,我站在下面,突然间有些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。

我想了想,上楼去卧室,蔺寒深没在卧室,我去浴室把水调好,又去衣帽间给蔺寒深准备换洗衣服。

把衣服放到床头柜上,卧室门打开。

“这次的事……”蔺寒深和邹文先后进来,邹文看见我,话止住,然后说:“我下去等您。”

邹文把门关上,偌大的卧室就只剩下我和蔺寒深,我呼吸一下紧了,有些不自在的说:“我把水调好了,换洗衣服在这里。”

蔺寒深看一眼床头柜上的衣服,走过来。

暴鲤鱼看书baoliyuks Y 看书趣味网 yqylw123胃炎胶囊 梦倩文学-梦倩文学梦倩文学【舒窈】 大葱鸭看书 dacongyaks.cn/EU